带不走的天籁之音

时间:2019-09-04 17:23来源: 澳门黄金城信誉网阅读数:--

  □老秋

  “又见炊烟升起,暮色照大地……”周日,闲来无事,走进一条较为僻静的小巷,突然久违的音响之声飘然而至,转头一看,原来是一位男孩在鼓捣着老式录放机。

  他面前散乱放着一堆旧磁带,手中的双卡录放机中间有个磁带盒,两端是高低音喇叭,正播放着邓丽君唱的《又见炊烟升起》。

  这音响穿越了近四十载光阴,也穿越了我的青涩与鬓白,到今天仍迷醉着我。并不是因这首歌,而是这种音响设备播放出的那种独特音质,在我心目中,与现今的大彩电、一体化电脑、多功能手机、高保真音频播放器相比,它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。

  一台录放机、几盒流行歌曲磁带,是我青葱时代的梦想标配。

  那时,令我最上心的是听港台歌星的歌曲,不过,要弄到港台歌星的磁带不太容易。改革开放的大门初开,渐渐有一些港台歌星的翻录磁带,因用漂亮的小盒子包装,又叫盒带,还有走私的录放机,最时髦的是双卡型的。

  我有一位本房小叔,他用家里收藏的银元,换购了一台香港走私的双卡收录放三用机,还有一批港台歌星的磁带。于是,我天天跑到他家里去听,后来小叔被我缠不过,半卖半送就把这台机子转给了我。从此,这台录放机就是我朝夕相处的伙伴。那些从转动的卡带中流出的旋律,给了我躁动的青春最温暖的精神慰藉,让我对世界产生了美好遐想。

  我反复播放的曲子邓丽君的最多,她的声音婉转温柔,节奏舒缓,略带忧伤,凄美缠绵,歌词也很美,听后感染入骨,但又吹面不寒,给人一种抚慰、一种激动、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。在男星中,我喜欢费玉清,他的歌空灵舒缓、深情绵绵,弥漫着孤独、寂寥、苍凉和伤感,如天籁之音,极具穿透力。这让我从中找到了共鸣,也激发了自己埋藏很深的情感。

  那年月,曾有一段时间港台歌曲被称为“靡靡之音”,小资情调,消磨人的意志。可是我偏爱听,为此还遇到过麻烦。有一天晚上,我和镇文化站的站长在宿舍编印文学小刊,录放机响着,它特有的立体声引来了一位民警。幸亏,那晚我没有播放女星的歌,但民警还是从我抽屉里搜走了几盒邓丽君、凤飞飞的磁带。

  有幸的是,这位民警也是位文学爱好者,看到我们在干文字的活,就没多说话了。不然,为听一首“靡靡之音”而受处分的,那就多了去。

  那晚那位民警的神情、语气,以及满屋搜查歌带的神态,即便时隔多年,我依旧记忆深刻。毕竟,青涩时期的我,突然受到那么严厉盘诘,这烙印太深刻,恐怕一生也无法忘记。即使是受到打击,我喜欢听歌带、追歌星的行为也没有收敛,每次买到新磁带,都如获至宝,立刻骑车冲回家,迫不及待打开录放机,如痴如醉地听歌。

  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开始有了VCD、DVD碟片冲击着磁带,继而有录像带、电影原声卡带,再进入新世纪后,MP3、MP4闪亮登场。此后,音像播放越来越多样化,而且可以无限制听各种音乐,还不用花钱买磁带。

  于是,磁带的没落成为必然。磁带,这个名词随着时代变迁,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而我呢,也早已过了依靠听歌和追星来打发光阴的年龄,更多的时间,我不得不去为生活劳碌奔波,哪怕是至爱,也有爱得麻痹的时候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即使科技发展日新月异,但是磁带情结仍深深根植于心间。一如今天,一打开老旧的录放机,看见泛黄的磁带盒,那些曾经的记忆立马浮现眼前,便越发怀念当年攒钱买盒带的日子,怀念自己拿着歌词唱歌的那个时代。

  我心里明白,自己怀念的是那份没有滤音、没有过多修饰和过多剪辑,也没有过多美化的天籁之音,净如深谷之泉,那是我心中最纯、最美的旋律。(主编 夏阳)

责任编辑: 谈听
--
推荐阅读